中国第17届清史学术研讨会在苏州举行

探究清史研究新史料新方法

2017-10-30 10:37:53来源:中国文化报
字号:

近日,由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故宫博物院、文化部清史纂修与研究中心主办,苏州大学承办的中国第17届清史学术研讨会在江苏苏州举行。

据国家清史编委会副主任朱诚如介绍,自1986年第一届清史学术研讨会召开以来,已经走过31个年头。在党的十九大召开之际,清史学人会聚苏州,也突显了此次会议的纪念意义。从古至今,苏州文化荟萃,人才会聚,穿梭于苏州古城的平江文化历史街区,状元潘世恩的宅第、状元洪钧旧址、探花潘祖荫府邸、徽商潘麟兆所建礼耕堂、进士沈秉成居住的耦园……街头巷尾,阳春白雪,下里巴人,置身其间如同阅读一部清朝历史。

为期两天的学术会议期间,全国各地专家学者提交论文,在研讨会上畅所欲言,推陈出新,一些最新的科研成果予以公布。据会议组委会人员介绍,此次会议共收到来自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故宫博物院、文化部清史纂修与研究中心、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翁同龢纪念馆等的50多位专家学者的学术论文50多篇,内容上起满洲入关前史、下至清末民初,涉及政治、经济、军事、社会、文化等各个方面,涵盖了清代从中央到地方、从宫廷到民间、从海内到海外的各个研究领域,代表不同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有助于新修《清史》的编纂工作,推进清史学术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主任戴逸向大会致贺信。他表示,“鉴古而知今”,人类总是从过去中理解今天,进而开拓未来。清代作为我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承前启后,在中华民族历史上占有十分特殊的重要地位。对我们来说,当代面临的许多重要问题,如经济建设、政治改革、文化发展、中外交往,以及宗教、边疆、生态、民族等问题,都要追溯到清代才能够了解问题的根由,历史之因,现实之果,清史研究具有重大的学术意义和现实意义。

现选择论文中具有代表性的涉及清代政治、民族、科技、宫廷方面的研究新成果,以飨读者。

努尔哈赤废黜褚英和代善有新解

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前后,曾废接班人褚英和代善,二人皆有杰出的指挥才能和赫赫战功,以往学者多认为,此事始于褚英、代善好大喜功,得意忘形进而肆意妄为,导致杀身之祸。

本次研讨会上,辽宁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玉兴指出,褚英被废应与暗通明朝有关。努尔哈赤准备攻打辽东之初,褚英向明守军递送情报,透露其父将要叛变,并未引起明军重视。褚英出卖情报虽然未能改变战事,但其举动被努尔哈赤埋伏在明朝的眼线侦查,结果遭到努尔哈赤的囚禁。代善之被废则因与努尔哈赤大福晋有染,诱因则是代善虐待其子硕托。硕托本是不学无术、放荡不羁之徒,出走城外,被人误为出逃,努尔哈赤斥责代善追查。代善建议杀掉硕托,引起努尔哈赤不满,认为他虐待子孙。硕托因气揭露代善与大福晋过从紧密。本来努尔哈赤对此早有耳闻,但认为曾有言在先,自己百年之后,由代善负责大福晋的起居,所以并不重视此事。硕托的揭发则挑战了努尔哈赤的颜面,借硕托事件将代善废黜。两次废储,前次表现出努尔哈赤决策果断,粉碎了一场政变,推进了建州女真的发展;后一次则受感情因素驱使,因小失大,自毁家业,暴露了努尔哈赤晚年昏聩不智,风光不再,后金政权陷入了困境。

官方记载清初旗人的旗籍多有错误

旗人籍隶何籍,关系到与旗主的关系、政治派别归属、各次政治斗争的理解分析,以及旗人的行为评价。

南开大学教授杜家骥提交的论文指出,清朝官私所修清初的旗人传记,以及民国时所修的《清史稿》,所记旗人旗籍大部分是错误或不确切的。原因是清初八旗曾有五个旗经过改旗,其旗人的旗籍也因此改变。至顺治八年(1651)不再改旗,旗籍基本固定,只有个别的抬旗和旗间调动。而清朝国史馆所修人物传记,最早追溯到康熙中期以后,因此今人见到的人物传记所记旗人旗籍,有的是以其死后子孙经更改之旗作为他的旗籍,实际此人从未籍隶此旗,有的是以最后固定的隶旗作为旗籍,其实此人在此前更长的时间内,并未隶属此旗。


责编:刘琼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