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600岁的紫禁城在变革和创新中新生

2017-12-01 14:02:54来源:检察日报
字号:

“1420年,永乐皇帝敕建紫禁城,到2020年正好是600年,到那个时候,我们希望能够把一个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

2015年1月,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中科院地理所举办了一场名为《故宫“看门人”带您探访紫禁城未开放区》的讲座,这场两年前的讲座,最近突然在网上又火了起来。讲座中,文物实实在在的数据,故宫内肉眼可见的变革,再加上单霁翔院长一本正经的幽默,迅速博得大量年轻网友的叫好。最近,故宫取消了现场售票,开始全面实施网络购票,再加上去年口碑爆棚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这片古老但从来不曾落伍于时代的“大内禁宫”,正悄悄地经历着一场谨慎而重大的变革。

博物馆储藏着一个民族的回忆,如何在每一个时代都发挥出博物馆最大的作用,是每一位从业者都该思考的问题。这场引爆热议的讲座背后又是怎样的匠心独运,《绿海副刊》记者近日专访了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

开放与坚守

《绿海副刊》:故宫越来越多地开始运用科技手段辅助游客的导览,让游客能够越来越深入地走进故宫;另一方面,故宫也清退了长久以来占据部分宫殿的商店、饭店等。这些年的故宫,仿佛一边在“开门”一边在“关门”,您的开放与坚守遵循的是怎样的原则?

单霁翔:故宫的文化底蕴深不可测,文化资源博大精深。在故宫博物院开展每一项工作,往往都交织着“两难”的问题,一方面是发展,另一方面是保护;一方面是综合实力的提升,另一方面是文化传统的捍卫。

要在这两者之间找到一个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平衡点,需要处理好十个方面的关系。一是“禁”与“放”,禁止各种威胁文物建筑、文物藏品、观众安全的行为,放开服务观众、提高效率的设施和空间。二是“堵”与“疏”,堵住损害观众文化权益的违法行为,疏通维护观众正常参观秩序的通道。三是“古”与“新”,用新的安全防范系统使故宫古建筑群保持健康状态。四是“慢”与“快”,增加文物科技保护的科学性和计划性,加快文物科技保护基础设施和平台的建设。五是“减”与“增”,减少和消除各类隐患,增加各项公共设施。六是“闭”与“开”,合理闭馆保养文物,扩大开放区域供观众体验。七是“精”与“博”,精品展览展示故宫文化的精美绝伦,多样化陈列展示故宫文化的博大精深。八是“雅”与“俗”,通过文创产品等,既展示历史文化底蕴,又使故宫文化融入日常生活。九是“内”与“外”,缓解紫禁城内日趋紧张的空间压力,开辟更加开阔的文保和陈列空间。十是“学”与“研”,通过加强教育培训培养事业发展合格人才,通过整合科学研究资源支撑未来发展。

《绿海副刊》:去年一部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引起了轰动,揭开了文物修复行业神秘的面纱,吸引着大家开始关注这个一向默默无闻的领域,各位师傅也走出“宫门”经常参加各种活动和大家接触。开门迎客与闭门修缮矛盾吗?对于片中提到的文物应“修旧如旧”的理念,可以为我们这些外行人具体讲解一下吗?

单霁翔:《我在故宫修文物》受到年轻人欢迎,随之而来的是故宫博物院的文物修复师成为受年轻人青睐的职业,说明“择一事,终一生”的敬业态度,更确切说是故宫“工匠精神”打动了他们,证明传统文化在年轻一代国人中的凝聚力与感召力不容小视。

故宫文物医院成立于2016年12月29日,位于故宫西侧城墙下、内金水河畔,分为文物保护科技实验室、文物保护修复工作室、文物保护修复辅助业务三大部分,是目前国内面积最大、功能门类最完备、科研设施最齐全、专业人员数量最多的文物科技保护机构。之所以命名为故宫文物医院,是因为文物修复是一个科学的过程,像患者到医院看病一样,不仅需要有传统技术的工匠进行经验性地判断。

每一件文物藏品接受修复之前,都需要对其历史、材质、成分、结构,以及状况进行科学的分析检测,以便在修复过程中,最大程度保护历史文化信息,不改变文物原状,实现传统工艺技术传承,因此需要制定详细的修复方案之后,才能开始动手实施修复保护,并公开出版修复保护报告。


责编:刘琼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