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动岭南英姿 讲好中国故事

观广东优秀舞蹈精品晚会《舞动岭南》

2018-01-11 10:22:42来源:中国文化报
字号:

说到岭南,可能首先让人想到的是广东音乐,是《赛龙夺锦》的磅礴气势和《雨打芭蕉》的温婉情怀。但在《舞动岭南》这台广东优秀舞蹈精品晚会中,我们感受了“视象化”的《雨打芭蕉》;也看到了当《赛龙夺锦》的主题在舞剧《沙湾往事》中振聋发聩之时,“英歌舞”产生了怎样的“视觉冲击力”。当然,舞剧《沙湾往事》中的这段“英歌舞”只是我们广东舞蹈文化资源的创造性运用,晚会中的男子群舞《英歌舞》让我们看到了这支民俗舞蹈充满生命活力、充满凝聚力和抗争力的原生形态。这似乎是《舞动岭南》的“原生意象”——不服软更不服输,不甘落后更不甘退缩;岭南的舞动是一股股不断推进、一往无前的南海潮。

广东优秀舞蹈精品晚会《舞动岭南》于2017年12月27日在广州亮相。以这样一段舞史的匆匆巡礼来迎接新年度,也正是广东舞蹈界、文化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举措。在晚会中亮相的第一个作品,是我国新舞蹈开拓者之一梁伦的作品《阿细跳月》。上世纪40年代后期,梁伦是继吴晓邦之后我国最重要的“新舞剧”的创作者,那一时期他以建立在香港的中国歌舞剧艺社为阵地,创作了《五里亭》《驼子回门》《天快亮了》和《花轿临门》等舞剧;而《阿细跳月》作为他这一时期产生的群舞作品,说极大影响了新中国第一代舞者绝不为过。作为广东舞蹈界的元老,他在新中国成立后创作的大型革命历史舞剧《燎原火炬》(1960年)和大型民族舞剧《南越王》(1989年)也是颇有口碑的。

《阿细跳月》是彝族支系阿细人的舞蹈,是当年梁伦在云南弥勒民间采风的成果;而新中国建立之初扎根海南而创造一系列精品的舞蹈家,是在中国舞蹈界广为人知的陈翘。她在上世纪50年代创作的《三月三》、上世纪60年代创作的《草笠舞》、上世纪70年代创作的《喜送粮》和上世纪80年代创作的《摸螺》,可以说全面提升了黎族舞蹈文化。曾有人将陈翘类比于北宋年间的黄道婆,认为黄道婆向黎族人民学习并在此基础上提升了纺织技能;而陈翘在黎族人民中深扎并编织了风格独特的黎族舞蹈文化。此次“精品晚会”演出的是群舞《喜送粮》——众多女舞者通过手中的一顶斗笠、一根绸带,表现了担粮、簸谷、扎袋、车运的劳动过程,在浓郁的生活气息中弥漫出醇厚的舞蹈风情。

晚会的组织者将晚会分成三个篇章,即《乘风破浪》《百舸争流》和《直挂云帆》。三个篇章的命名体现的只是总体上的开拓精神和奋进气象,对各篇章的作品其实可作另一种解读。除上述梁伦和陈翘的作品外,其余的作品可分为“舞剧选段”和“小型作品”两大类。在“小型作品”中,陈群的男子群舞《英歌舞》和黄健强、薛威信的《雨打芭蕉》可视为一组——虽然一个创作于上世纪50年代中期而一个创作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一个比较“原生态”而一个更加“舞台化”,但都是“传统广东”的文化形象,既有强悍亦不失温婉。我把群舞《排排瑶寨舞起来》和群舞《围屋·女人》视为另一组,编导丁然、林薇佳和张媛作为舞蹈编创的“新一代”,生活视角更独特,编创技法也更新颖——在这里,她们不仅娴熟地掌握了“舞蹈织体”的编创理念,而且具有“视觉空间交响性”的“完形意识”。梁群、刘琦的《萋萋长亭》,刘琦的《临池·楷书》和邓士敏、解欢的《小巷·1937》也被我视为一组,是“小型作品”中的“微型作品”——双人舞、五人舞和三人舞。舞蹈的编创常识告诉我们,舞者愈少的作品,舞动需要越复杂、越丰富;但这三个作品的优长,是在不同的“情境”和“关系”中使复杂的动作有机化,使丰富的动作主旨化:双人舞《萋萋长亭》将高超的技巧化合在流畅的韵味之中,又将流畅的韵味深蕴在难舍的离情之中;三人舞《小巷·1937》通过三个人和一架车(黄包车),竟然把“白色恐怖”时期地下工作者与密探巧妙周旋、传递情报的事件表达得透彻、清晰——特别是借助黄包车而产生的种种动态给人以“合情合理”中“出奇制胜”之感;五人舞《临池·楷书》虽是目前舞蹈编创中并不乏见的方式,但以“人体”这一“本体的舞蹈”去体悟、创生“书法”那一“纸上的舞蹈”,也的确为我们提供了视觉的惊奇和满足……

“精品晚会”中的两个“舞剧选段”分别是《星海·黄河》和《沙湾往事》的选段。从组织者的选择来看,或许是它们分别荣获第七届(1998年)和第十四届(2014年)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也分别荣获第九届文华奖和第十五届文华大奖(这让我联想起广东获文华大奖的舞剧还有舞剧《风雨红棉》和芭蕾舞剧《风雪夜归人》);但这两部呈现于“精品晚会”中的舞剧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与音乐和音乐人相关。我曾以《黄河的怒吼星海的情》评论过《星海·黄河》,特别指出了该剧编创方法上“双重意象的舞蹈织体”的特征:“许多大群舞作为星海这一舞剧主要人物形象的副部,通常是在两种意象中展开的:一是星海激荡于内的内心视象,一是星海感受于外的外在景象。舞蹈通过对星海所置身、所目睹的双重意象的营造,喻示出《黄河大合唱》的成功也是如中国古代画论所说的‘外师造化,内法心源’。星海的‘外师造化’,即其感受于外的外在景象:从日本侵略者的铁蹄到祖国母亲们的悲愤,从渡口老人弹拨的三弦到黄河激流鼓荡的木舟——这些‘造化’渐渐地、渐渐地凝结成音符,流淌出旋律……”“精品晚会”中“选段”正是这一“双重意象”的呈现!

关于《沙湾往事》的“舞剧选段”,是该剧第四幕在广东音乐《赛龙夺锦》演奏中的舞蹈呈现。对于这部在近年来佳评如潮的舞剧,我曾撰文《“广东音乐”的舞剧礼赞——大型民族舞剧〈沙湾往事〉观后》(载《舞蹈》2014年第12期)加以评说:“全剧的终结也是第四幕的主体部分,是在《赛龙夺锦》演奏中‘赛舟舞’——这是第一幕‘赛舟舞’的延伸和强化,也即在那一‘赛舟舞’的‘持桨’舞者之外,添加了几乎同等体量的‘操槌’舞者……‘操槌’舞者的动态从广东民俗舞蹈‘英歌’点化、升华而来。那个传说与‘梁山好汉’关联的‘英歌’舞蹈,在这里显示出中华民族不屈不挠、敢恨敢怒的精神气概,显示出中华民族最后的吼声、最强的意志!在这舞剧涌现的‘高潮’中,我们仿佛看到人物‘冥想外化’的乐思其实就是民族的精神伟力,看到编导‘外化冥想’的理念已经从技法升华为语言、凝聚成精神、充实于想象……”

谈到《舞动岭南》这台“精品晚会”,还有几点强烈感受:首先,是为何要在此时做这样一个“回顾展”?看到梁伦、陈翘等老一辈的奉献,这个“回顾展”当然是让我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这个“初心”和“使命”对于新时代的舞蹈工作者而言,就是深入人心的“深扎”!其次,这个“回顾展”给我们带来了什么?从作品的选择、呈现来看,再一次强化了“时间只记住精品”的理念,要“攀登高峰”,首先要树立“精品意识”。第三,能否将“回顾展”转化为“向前进”的动力?从几代人“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的足迹来看,我们当然有这样的“文化自信”;而我更相信,通过“回顾展”会激励广东舞蹈界的“文化自觉”——自觉地“以人民为中心”,自觉地“为时代鼓与呼”,自觉地“让精品之路延续光大”!(于平)


责编:刘琼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