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八旬“福尔摩斯”断案“字间黑白”

2018-03-19 09:15:52来源:新华网
字号:

眼前这位83岁的老人,一头银发、一袭黑衣、一双花镜,步履蹒跚,而一旦坐定显微镜前,一双眼睛便灼灼有光,散发出“福尔摩斯”的气息,显微镜下放大的文字被“抽丝剥茧”,渐渐显露出伪装背后的真相……

老人叫汪文秀,是“奶奶级文书司法鉴定专家”,她用60余年鉴定各种文检案件超过2万余起。汪文秀说,她这辈子就干了一件事——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过一个坏人。

1955年,初中毕业的汪文秀瞒过父母,辗转一月有余,与朋友从长江经流的湖北武汉,到达了戈壁飞沙的新疆乌鲁木齐,志愿补充边疆年轻干部队伍,这个没有出过远门的女孩对新工作地的第一印象,是星星峡间行车几小时也见不到一只飞鸟。

“同批有人离开,可我偷偷抹了眼泪,还是要留下来。”汪文秀被分配到了新疆一所公安学校学习,自此与文书司法鉴定结了缘,并成长为新疆第一批文书司法鉴定专家。

文书鉴定是运用文件检验学的原理及技术,对文书的笔迹、形成时间等进行鉴定,以便在分析案情、缩小调查范围、明确案件的调查方向、认定犯罪嫌疑人等方面提供证据。汪文秀先后在新疆、北京、沈阳等地学习,毕业后供职于新疆公安厅。

汪文秀开始出现在各种命案现场,收集到厚厚的考卷与名家书法字帖都成为她的研究对象,为了看懂更多文书,她还自学了维吾尔语和哈萨克语,即使新婚后,她依旧喜欢在办公室钻研到深夜。

“第一次‘出现场’吓得我手脚冰凉。”汪文秀说,因为出差频繁,她几乎跑遍了辽阔的新疆,也曾因为交通不便,搭着顺风车在大雨倾盆的戈壁滩上过夜。即使现在,为了给当事人省钱,汪文秀出差也很少坐飞机。

“每个人生理特征、心理因素和书写习惯都不同,字迹有可能随着年龄、书写环境的变化而变化,我们就是从一些书写惯性中寻找真相的痕迹。”汪文秀说。一台显微镜、一面放大镜、一双眼睛,就是她所有的工具,文字的间架结构、笔锋的走向、撇捺的细微抖动,都被一遍遍揣摩、研究。

“我对文字是一种复杂的爱。”汪文秀边说,边抚摸着陪伴自己多年的老花镜。

1995年,汪文秀退休。“觉得自己还有一身力气”的她,接受了返聘,继续留在工作岗位上,主要负责重大疑难案件的鉴定,“想去环游祖国河山”的愿望则被一拖再拖,直到现在还没有实现。

如今,患有腿疾的汪文秀依旧每天坚持坐着儿子买的轮椅上下班。由她培养的400余名笔迹鉴定人员遍布天山南北,守护着一方公平正义。(白佳丽)

责编:刘琼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