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的经典传承与当下危机(二)

——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王岳川教授访谈

2019-02-04 09:56:27来源:海外网
字号:

孙婧(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文学与艺术研究所副研究员,文艺学博士以下简称孙):那么文化书法的含义是什么呢?

(王):首先,如前所述,文化书法的含义是内容要写中国经典的经史子集,要有中国人自己的文化自信,绝不仰仗西方的鼻息,绝不在所谓的后现代主义之下,重新让“文革”还魂。在书法形式上,坚持经典书法的优美韵味和中国文化美学的艺术形态。

其次,文化书法的含义就是倡导整个民族在经济大潮中提升民族文化趣味。书法是中国所有艺术中民众接受度最高,传播速度最快,而且深入千家万户最广的艺术。没有看到全国任何一个地方人们都在唱京剧,没看到任何一个地方人们都在弹钢琴、弹琵琶弹古琴,没看到任何一个地方全都画国画,唯独中华民族到了大年三十全国每家每户都要贴书法对联。那些更有文化的人,不仅门口要贴,室内还要挂斗方团扇条幅等更多的书法品类。文化书法就是在书法雅化中倡导人民喜闻乐见雅俗共赏的书法,相信中华民族一定要在千家万户中将最干净的书法艺术呈现到自己家中。家国一体,书法兴则文化净!

第三,文化书法是跨文化书法。今天中国的孔子学院在海外教过认识汉字的老外达到了一亿多,全世界有一百多国家开设中国文化课,而且还要进入这些国家的高等考试制度。既然外国人都这么向往和努力学习中国文化,我们应该向海外输出高精尖的大学书法、文人书法、学者书法、文化书法,重新恢复“汉字文化圈”。这一过程不管有多大的压力,我都会弘毅坚守、全心努力。

(孙):您曾在多年前提出过“发现东方”和“文化输出”的概念,那么中国文化走出去,提升全球影响力,在书法文化方面可以采取什么样的战略?

(王):2000年我开始写《发现东方》,近年来, 我提出的“发现东方与中国文化输出”问题, 成为大家关注的学术前沿性问题。在我看来, 发现东方和文化输出包含三个层面的问题。第一是中国如何面对全球化问题, 因为发现东方和中国文化输出都是在全球化当中提出来的新问题;第二是为什么说要“发现东方”,东方不是在那儿嘛, 谁去发现? 怎样发现? 发现它干嘛? 第三是如何在坚持文化拿来主义当中, 走向文化输出。其中有两个关键词, 即“发现东方”和中国“文化输出”。

今天中国全球影响力在市场化形势下产生了 断裂。20年前我在国外担任客座教授将近三年,在国外的体会很深。回国以后,我发现中国文化和中国人在海外受到了很不公正的待遇。外国人对中华民族不感兴趣,对中国文化不尊重,文化歧视和文化妖魔化比比皆是,这种情况并没有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而有所改变。在整个世界都在“发现西方”,整个世界都在崇拜西方时,我却认为西方即将走到穷途末路,因为它有几大弊端:

第一就是“绝对的民主性”。它会导致整个西方选举出像流氓一样的总统,会选出像法西斯杀人机器的总统,比如说希特勒,会选出日本军国主义的军事家,会选举出在今天打着民主旗号而开始谋求少数利益集团利益最大化的代言人,比如说川普这样的人。西方的民主主义正在走向民粹主义。如何看待西方民主问题需要我们重新反省!

第二,西方的误区在于巩固利己主义、极端个人主义。我认为利己主义,个人主义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价值,但是无限扩大以后就会损人利己。现在看美国的所作所为,“美国优先”就是利己主义个人主义的国家表达,它一定会走到穷途末路的。而中华民族提出的是“大同世界”,所谈国际原则是“天下和平”。

第三,美国第一,美国优先都是违背多元化历史潮流的。中华民族古代提出的重要思想“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自己立起来的同时也让别人立起来,自己发达先让别人兴旺发达,这是中国古代孔子提出的重要的“双赢”思想。而美国在孔子之后2500年提出的还是一“零和”思想——美国优先,我胜你败。我坚持认为,中华民族的双赢思想,立己立人的思想,相信一定会胜过美国的零和思想。

我在2002年出版的《发现东方》这本书,后来在2008年又出版了修订版的《发现东方》中,我认为发现东方,就是从百年前的文化虚无主义中走出来,重建中国文化美丽精神和中国文化自信。百年前胡适、钱玄同、顾颉刚等打倒孔家店、废除文言文、重估历史,把中国夏朝疑古而虚无掉,将中国历史5000年腰斩为2500年。这些文化虚无主义淹没了中国的文化自信、文化自觉和中国文化的身份认同。我在《发现东方》和其后出版的《文化输出》中提出:要有新的文化精神,要有新的文化自觉,而不是说说而已,更重要的是要认同中国文化是美丽的,而且认同中国文化的理论自信、文化自信、美学自信。我提出,中国文化输出的第一步就是要输出书法和国学文化,因为西方人学汉字用铅笔圆珠笔写,换成软毛笔写就可以变成书法式书写,这是最接近中华文化精神的一种文化方式。所以,发现东方和文化输出第一步就是输出国学和书法,文化书法是文化输出重要的一支。发现东方,就重新确立中国文化的美丽精神。东方人的艺术是有利于心理健康的。为什么中国的医学在近代以来不是很普及?西方污蔑中国有“东亚病夫”之说。但中国的人均寿命高寿紧跟日本之后,是什么原因?中医和中国和谐文化对民族精神健康有重大成效。同样,书法是中国和谐文化的一种形态。到今天有人试图将西方后现代主义反和谐话语捡回来,成为中国的主流,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此,我提出当今全球学术界最重要的问题是“发现东方”,而不再是所谓“发现西方”。

(孙):书法艺术如何去表达中国经验?

(王):中国经验是以汉民族为核心的经验。“中国”这个词在的甲骨文、篆书里面就有了,在一个出土的青铜铭文上就有这两个字,但最早指的是中央之国——中原,然后扩大到了中原大国,现在是全中国。中国经验是把兄弟民族的经验都吸纳过来后以汉民族为主的一种中国经验。那么,书法如何去表达中国经验呢?从表面上看显得比较玄,其实就是中华民族的汉字书写和审美体验等。写书法是写给人看的,不是做丑陋表演的。古人唯美是求,他们写完书法以后,只要自己认为不美或者别人看不明白,就会撕掉。包括像毕加索、卡夫卡,经常撕掉自己认为不好的画和文字。而当今有一些人却善于制造丑,大张旗鼓地把这些丑东西来污染世界,令人不忍直视难以苟同。

第一,书法要表现中国优美的中和美学的经验,中和之美的经验。可以看一下浩瀚的中国书法史,在敦煌写经文献里面,很多字民间人抄经写的不入流,达不到艺术水准,但还有些历史文献价值得以保存。历代官方抄经写经有严格的考试制度,不是一笔烂字随便可以书写的。因此,真正的书法家应该通过刻苦的练习征服自己,达到中国书法的最高境界去表达中国经验。

第二,中国书法应该向世界传达中国优美的国学思想,我主张尤其要传达经史子集中的中国经验。文化书法倡导写经史子集,尤其是经史子集中的中国经验,出经入史,通过书法传承中国文化美丽精神,并送到千家万户乃至国际世界中去。

第三,把中国气魄、中国品格、中国风格和中国美学的特色向全球表达。中国的青铜器,中国的青花瓷,还有中国的水墨,才是真正的中国风格和气派。大红大绿在中国古代绘画当中占的比重是很低的。中国文化大部分都是水墨,中国应该大量向海外传播中国水墨艺术。2008年奥运会所用的毛笔经验就是有别于西方,利用了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征的篆书印文“京”的形象,有别于西方工业化的直线条,用中国的徒手线书写奥运标志2008,这些都是中国经验的世界播撒。至于中国风格的全球化还需要漫长的岁月才能传达,因为中国今天还是属于世界第二,在很多方面还是发展中国家。不强大,就不会有多少人关注。要像邓小平所说的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努力一步一步可持续地传导中国经验。

(孙):您在曾北大提出了十六字的大学书法教学理念,能不能给介绍一下?

(王):根据我对文化的理解和从事文化的教学和研究,提出了十六字文化书法教学大纲,所言述的教学步骤或者教学的理念或者称之为“回归经典、走进魏晋、守正创新、正大气象”的书学理念。

第一是回归经典。全世界所有大师都是从经典中出来的。傅抱石,日临古画,终成大家;王铎,一日临帖,一日创作。没有人生下来就是为创新而进行,而是要传承的。甚至可以说,传承的深度决定了创新的高度。北大书法所教学要求学员对中国历朝历代经典书法的精准临写和研究,修正学员个人的一些低层次习气。每个人都很有自我个性,有各种不同的想法,还有人从社会上学了一些不好的习气不知其耻反以为荣。我深恶痛绝,因为这叫做是孺子不可教也。孔子曾经批评他的学生宰予“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我认为一些自以为是者就是宰予这样的人。作为老师不能骂人,但可以用孔子的话来提醒人。进了北大这一中国最高学府,而且还是中国最厉害的书法家沈尹默的母校。1917年在蔡元培校长的支持下,沈尹默成立了北京大学书法研究会——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的前身。在中国的高等教育制度当中,北京大学是最先设置书法专业。那么学员到北大来,必须受到非常严苛的学术专业和书法技法的训练,就像的特种部队决不会训练出民兵一样,坚持成为民兵的就自然离开校园。第一条回归经典,如果不认同经典的那只能去做书法民兵,这是文化书法严格要求的结果。

第二,走进魏晋。中国书法的自觉时代始于魏晋。魏晋人的字写得好,天真浪漫,童心可嘉。今天书法界是酒肉心、是非心、功利心占了上风。一些人一下笔就想能不能获奖、能不能赚到几万块钱。王羲之、王献之、王珣、陶渊明都视金钱如粪土,真正达到了人格襟抱的超迈。魏晋人的平均寿命很短,朝不虑夕,常感人世苍茫,人生苦短,譬如朝露:“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魏晋人对生死体会很深,这种生死观是今天的人所难以体味的。今天的人对日常生活的感觉良好,没有生命危机意识,没有看到艰难和死亡,没有体会到生命的虚幻。今天书法家的案头都有一套《中国书法全集》或《中国书法集》,要看历代书法真迹不是难事,博物馆、图书馆、拍卖行都有机会见到历代真迹,而二玄社的高仿品和印刷精美的书法册也仅仅下真品一等。但是今天书家的《书法全集》基本上是摆设,很少有人像古人那样如饥似渴地从中吸取精神养料。有这样一个故事,宋代大书法家米芾曾经在真州一条船上看到官人蔡攸出示王羲之的《王略帖》,初看一眼意识到这幅字可以解决自己书法诸多技术难题,要用自己十幅书法换。蔡攸不愿换,米芾无奈又情急之下,竟然要抱着帖跳河自杀,真可谓爱书法如命根子,甚至可以为书舍命!米芾经常在皇帝身边,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他为何竟然以跳江自杀相威胁?就是为了看真迹中古人的笔法精髓。而如今这幅差点要了米芾名的《王略帖》,就在《王羲之全集》里面,今天又有几位书法家认真看过两眼?另外我想说,今天的人们大可不必在康有为的尊碑贬帖中争来争去。康有为崇碑,那是因为当时大多数人看不到帖。现在的印刷技术非常发达,只有看帖才能看清笔法。当然这与碑帖的壮美和优美的美学范畴无关。进一步说,经典从秦汉到明清,更加重视唐代以前的书法,是什么原因呢?唐以后笔法尤其是“二王”的笔法衰落了,清朝衰落的最厉害。明朝起码还有一些书法家,像文徵明这样的书法家仍然精通二王的笔法,清朝以后大概也只有王铎了。正惟此,北大书法所主要的教学训练集中在二王楷书行书草书,主要的教材就是宋朝初年编的《淳化阁帖》第六到第十的“二王”书法部分,第六七八部分是王羲之的字,第九、十部分是王献之的字,而第一到第五部分是历代帝王、大臣和书法家所书写,也要求学生临写。每个学生必须要临摹十卷本很多遍。

第三,守正创新。不排斥西方,但是必须以我中华文化为本。“正”是传统的“正”经典的“正”。今天一些崇洋媚外者是守“西”创新,西方有什么,就来什么;西方有天书,中国就来个天书,西方有裸体艺术,就来裸体书法,西方有行为艺术,就来行为书法,不一而足!艺术当然可以借鉴甚至试验,拿过来也没有关系。但我认为,中西艺术史上,真正的路只有一条——“正路”。“守正创新”是抵制守“歪”创新,守“怪”创新,守“西”创新,守“钱”创新。“守正”是坚决要守住自己民族精神中的经典性和血缘性。一句话守住经典的DNA不能丢!我不相信一个人的父亲生的儿子DNA和他不一样。同理,一国之文化传承的DNA不能改变,不然就会是一个来路不明的东西。我认为,今天再也不能做污染中国文化基因的事情,不能做中国文化的叛逆者,不能做中国美学的叛徒,而要成为中国文化的继承者、传承者、守正创新者。有人狂妄地说,他是现代人是后现代人,我想悄悄问一句:500年以后你是什么人?很遗憾,你是古人!
第四句是“正大气象”。今天拍卖市场,明清的作品卖得很好。实际上,明末是衰败之相,清末被坚船利炮打得很惨,这是败国之相。为什么拍卖行拍得那么高,是因为唐宋的作品收藏不了,只有买明清的。但是这种个人的收藏爱好,不能影响新世纪大国书法美学的气象。现在是中国崛起的时代,需要正大气象的审美风貌的书法,而不是衰败之相的书法。中国一个世纪以前是衰败之相,在全世界GDP排名100多位之后,现在大国崛起GDP排名第二位,说明中国崛起意义重大,书法大国形象的崛起同样需要书界同仁精诚合作。现在有些人反对守正创新,他们只认洋人,认为正大气象与己无关。这种看法是偏颇的,可以看看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文稿》,都有正大气象,这是一个人心里边的阳光,是一个人对美的憧憬,是一个人家国情怀的人格精神提升。

事实上,经济上的反腐做的不错,而文化上的反丑做得还不够。在我看来,“正大气象”的“正”就是走正路。海德格尔写了一本书叫《林中路》,林中有路,通向远方,但是林中也有断路、绝路、死路,只有一条路能通上远方,这条路就是正路,而正路是一个人一辈子最难走的路。很多人都愿意去走捷径,走死路,走断路,自绝于人民,而坚持走正路的的人才能做到尽善尽美而达到彼岸。中华民族称之为中庸之道的“庸”,那就是平平淡淡,端端正正地往前走,而且坚持到底。不像经常做鬼脸书法的那样显得很烂俗。老百姓认为“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正大气象”的“正”就是守住自己民族的DNA,坚决不让旁边的任何国家污染它,改变它,终止它,亵渎它。“大”就是孟子的浩然之气,人需要气质、气象,不能活的猪狗一样像老鼠一样。古代有个戏剧《十五贯》,无赖娄阿鼠,偷鸡摸狗,使用小心眼小技巧损人不利已。我强调孟子的浩然之气,就是真正的大气象,大胸襟,大视野,大格局。老子说“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气”就是形而上!书法创作需要一些形而上的追求,“象”由心生,“大象无形”,通过象来看待国家的命运,我认为这是21世纪的文化原则。

(孙):在今天这样一个传媒电子化的时代,感觉书法逐渐被边缘化,如何来看待书法艺术?

(王):事实上,我不太完全同意这样的看法。书法边缘化应该是前几年的事情,因为那些所谓的“小鲜肉”和一些“炒作明星”把中国的文化艺术搞乱了。那么最近几年“拨乱反正”,我认为书法正在重新回到了正轨上,或者正在走向正轨。

它有三个标志:

第一,2018年人民教育出版社,把中小学教材当中的那些现当代比较浅薄的散文删掉了,增加了百分之三十二的传统文化经典。目的就是要学者们、学生们认真学习中国的传统经典思想,而不是学习浅薄的一些流行畅销的东西。任何一个国家的学校教育都是认真传承传统,而不是走进当代泥沙俱下的文化浑水。德国著名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曾经说过一句话,大学作为学校教育的功能就是一个水库,当枯水的时候就应该蓄水;当洪灾来临的时候就应该泄水。而在大学产业化的喧嚣中,把今日大学变成了一个流行文化畅销之处,大学变成了养鸡场,这是大学的悲哀。传媒时代的书法应有所改变,这体现在教材迷途知返、拨乱反正上。

第二,教育部规定2019年的高考将增加10分的书法题。那么卷面题3分,文化题7分,一般是书法文化的题目,比如说五体书,三大行书,书法的内容应该写什么呢?等等。高考每一年考试都有将近1亿的学生,以现在高考的录取率70%来看,我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学生来关注书法文化。

第三,中国书法家协会有了一些新的动向。首先规定书法家协会的主要领导不能销售自己的作品集,更不能赤裸裸的卖字。因为在领导岗位工作的人,是国家任命的应为国家和人民服务,应该为民族书法的传承与发展而努力。其次,书法家协会开展了免费的书法进万家、书法进校园活动。现在全国各个中小学都必须开设书法课,哪所学校没有书法教师,哪个的校长被问责。这样一来的话,书法被边缘化的情况将会大为改观。可以设想一下,经过三年五年,七年八年,当这些小小的“书法家”从学校里走出来,读完本科、硕士、博士,他们还会容忍社会上那些写滥书法的人的存在吗?!他们会变成了全中国将近3亿懂书法的人中的一份子,那么,先前活跃的一小众亵渎书法为荣的人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地盘,也时过境迁不再有活动的社会氛围。

(孙):当代书法艺术生态症候的直接表现之一就是书法的市场化,书法的美学追求及书法艺术的张力受利益驱动。书法家职业化,艺术市场发达,书法艺术出现了过度艺术化的现象,您怎样看待这一现象?

(王):可以说,今天中国的书法艺术出现了封闭化。你提到了一个词“发达”,我想评价今天的书法生态不能用“发达”这个词,应该叫做“喧嚣”。

前些年,在书法界有一畸形的现象,就是书法可以成为贪腐过程当中行贿的工具。某些领导喜欢名家书法,就暗示行贿者去弄来这些书法作品,于是滋生了一些人花大价钱去收藏那些作品。至于某些炒作很热闹的字画,就是送高价作品给各级领导,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书画市场,给人的感觉好像书法市场很发达,但却不是一个真正健康的市场。当政府三令五申强调打击贪腐和行贿受贿的时候,中国的书法领域也在发生变化,市场萧条很多画廊倒闭,作品大幅缩水,看起来的萧索,我认为则是正走向健康的书画市场。因为真正的国际上各个国家的画廊,都是用自己的钱去买自己佩服心仪的艺术家的艺术品。正常健康的交易当中,收藏重要的是一个藏字,不是动辄翻倍,不是炒作。当几十年以后,一幅字的价格升了,那是正常的;如果明天就升值了,那就是诡异的幕后炒作的不正常的。今天国家倡导的反腐使人看到了书法市场的泡沫,对于真正的书法艺术的认识也日渐清晰。去除泡沫的书法市场才是健康的、稳定的、合法的。书法家是把书法作为美好的艺术进行创作的人,而不是以赚钱牟利为生的人。这使书法回到了常态,回到了非功利的王羲之、苏东坡、米芾,回到了书法本体精神。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书法回到了应有的精神生态状态。

(孙):如何理解“作为艺术的书法”与“作为文化的书法”?

(王):“作为艺术的书法”与“作为文化的书法”,是两种不同的对书法的观点。“作为艺术的书法”,仅仅是把书法当成一个play的玩意儿,当成一个与绘画没有什么区别的一个东西,它是一个很狭隘的说法。“作为文化的书法”,是让书法回到书法本身,回到了中国经典书法本身,就是以“大文化”,以国家形象,以个人的人格,以整个市场的正能量,提升民众对于国家文字文化和传统认同度的审美认同感。那种把书法变成一种利益,变成一个雕虫小技,是不可取的。西汉时期蜀郡成都(今四川成都郫都区 )人扬雄《法言·吾子》曾经说过,书法乃“雕虫小技”,“壮夫不为。”这就是对“作为艺术的书法”的轻视表达。而当把书法说成是文化的时候,那就是曹丕《典论·论文》所说的“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法国哲学家艺术家熊秉明所说“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视野和美学格局。

(孙):如何重建当代书法艺术的精神?

(王):我认为现在大学书法教授很努力,中学校长们也很努力,教育部也比较努力,现下需要的是各大媒体、各个经纪人(我指的是一些具有一定经济规模、从事经济工作的),来扶持一下书法艺术。古时孔子奔走列国,他没有被遏制,为什么呢?因为他有一个学生子贡,而子贡就是当时的富商,他负担了孔子周游列国和孔子学院里面全部的经济开销。要让经典性的文化不变味,是需要经济大力扶持的。不然就会出现令人奇怪的现象——有些人利用“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把文化变成了经济的诱饵,涂脂抹粉的赚钱小方,我认为这是很不正常的。经济应该为文化服务,因为,“经济”准确含义是“经世济民”!经济最终的目的是提升国家形象和人民群众的精神层次。孔子《论语》说“富而后教”,老子《道德经》说“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如果一个国家经济富裕了以后却不重视教育和艺术熏陶,国将不国。我想,国家在发展经济、夯实物质基础的同时,应尽快加大力度重建当代书法文化精神生态,还给人民以清洁的文化空气。文化强则国家强,文化兴则民族兴啊!

(孙):非常感谢您能抽出时间做这个访谈!非常感谢您让看到书法艺术正在回归到中国传统的审美价值、文化价值。我想,您的见解也有助于当今的书法艺术批评以更恰当的评价尺度和价值判断来行使批评的权利。

责编:夏丽娟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