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东方》第二章 第二节之全球分享东方价值的意义

2019-05-30 14:03:01来源:海外网
字号:

image.png

二  全球分享东方价值的意义

今天,全球日益重视“多元文化对话论”——既不是完全抹杀各民族自身的特性,走向所谓的“全球化”,融合为一体,形成新的单一的文化(西方化);也不是完全走向所谓的“本土化”和冲突论,而将人类未来看成一种可怕的互相冲突、彼此殊死搏斗的世界末日图景。我们只能通过对话求同存异,藉此,在本土化和全球化之间达到微妙的谐调,在冲突论与融合论之间获得一种良性的参照系。在东西方文化语境中的后殖民主义理论,对当代文化研究有其深化作用,并有可能使我们摆脱一般狭隘的地区意识,以一种新的更大的跨国际语境来看当代西方和中国的文化问题,解除一方压倒或取代另一方的紧张关系,倡导东西方之间的真实对话,以更开放的心态、多元并存的态度、共生互补的策略面对东方和西方。

整体上看,西方学术重逻辑,注重层递性思辨和本质的揭示。西学思辨和东方学术的感悟体验两者都很重要。其实在17、18世纪时,通过一些传教士的文化中介,欧洲尤其是德国和法国的思想界受到了明清学术的影响,从德国的歌德,法国的伏尔泰等人的思想言述中可以看出,他们不是单纯从逻辑思辨,更是从东方生活场景中去体悟或感悟学术,达到一种很高的人文境界。 但是现在中国传统学术模式遭到全盘否定,使得“另类学术言说方式”的存在不再具有合法性。这种状况在全球多元对话时代应该有所改观。在我看来,中国的现代学术大抵可以以西学规范为框架,在这一形式框架内注入本土文化生命的内容。东西方有的文化形式是可以通用的,譬如器物层、制度层面的东西大多可以与世界并轨,不必再重头做起。但在思想层面和价值信仰层面则应该保持差异性和多方对话性。

中华文化对于世界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近些年来西方发出 “东亚的挑战”的忧虑恰恰证明了东方崛起对维护世界生态平衡的意义,对西方二元对立思维论的反省,使人们注意到东方思维的多层多元性,并对东方思想中一些活生生的东西加以重新体认,以求能纠正西方中心话语霸权之狂。著名法国思想家德里达说:世界不能没有中国的参与,中国对于世界未来至关重要。 西方内部的清醒声音也表明:传统的西学问思模式有它促进学术推进的历史合法性,但并非永远具有绝对合法性。任何单一模式的独断和垄断都是可以质疑的。

中国文化在新世纪的价值重建和西方对东方的重新发现是互为表里的。中国文明作为四大古文明中唯一保存至今的文明,一定有其合法性。我们可以检讨西方现代性出了什么问题,这一问题发生在西方与中国语境中有什么新的精神走向。我们完全可以坚持开门开窗学习西方现代性的优秀精神成果,并在西方的现代学术框架中,注入去除了劣质成分的中国文化美丽精神,从而体现出家园意识和人类资源共享意识。

就学术而言,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可能意味着:从事学术需要怀有生命的价值关怀,要对民族、对国家文化有传承和创生新意义的激情。

(图205王国维像)

清末民初的学者王国维“学无新旧、无中西、无有用无用” 的学术选择动向与民族国家关系甚密,他的学问推进维度可说是与时代命脉相合拍的。而现在有些人,只关注个人眼前的利益,民族国家的事则置之度外,举世皆惊之事与己无关,切肤之痛之事与我无涉,不去发掘自己的文化,而是抱怨索求多于重建关怀。像这样一种态度和做法是一种“精神自废”。一旦在全球化语境中我们因为经济振兴而有了文化发言机会时,就会尴尬万分。

那种“不是东方压倒西风,就是西方压倒东风”冷战时代已经终结,那种中西、古今二元对立思维方式已经失效。正如张立文所说:“今后世界文化的格局,不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的格局,即21世纪是东方文化的世纪,而是中西、东西文化会通、和合的世纪。这就是要超越东西、古今,建构人类共同的文化系统”。 同样,狄百瑞的悖论式说法也有相当的合法性:“西方以其文化的与政治的多元主义接收了东亚传统的某些方面,而现代的东亚几乎是带着一种复仇心理经历了工业化和商业化之后,却在控制污染的斗争中落后了。于是在这方面,东方与西方的会合和交融就已经走到了这种地步,即现代的东亚可能需要赶上在西方所体现出来的某些东方最好的传统。”

对于中国的前景,我认为:“摸着石头过河”是前现代和现代的做法,当面对后现代社会深不可测的汪洋大海时,任何人已经无法摸着石头过河了,脚下也不再有石头。中国该如何?唯一的方法是依靠自己的思想,回到个体思考,对当代西方和中国出现的东方主义和西方主义问题都加以反思,以此发现中国现代性的新航向。我相信,一切的进步都属于真正有勇气的探索者!

在我看来,在文化对象、文化接受方式、文化传播机制、文化价值功能都产生转变的时代,真正的思想文化前沿践行者,当通过自己的思考,为新世纪中国文化实践和理论的自我创新和输出,提供坚实的文化观念和价值重建地基。文化输出并不是宣扬民族主义,而是相信多民族文化可以并存而不相害。历史上有过多次中国文化热,明天或许会再次出现。未来的亚洲将有50亿人口,占整个人类的一半,不断腾飞的经济和和谐安康的生活显示了文化的向心力,据此专家预言新世纪是“亚洲的世纪”。中国作为一个东方大国,应该在欣赏西方优秀文化乃至人类优秀文化的同时,去思考如何使“他者”也尊重并欣赏东方民族的差异性文化,通过中国文化输出战略使中国文化逐渐世界化!(王岳川)

(本文出自《发现东方》第二章 后东方主义与全球化反思 第二节  后东方主义时代的文化对话 二  全球分享东方价值的意义)

责编:张阳

  • 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