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东方》第三章 第二节之现代性的四大维度与二元结构

2019-06-12 16:25:37来源:海外网
字号:

image.png

第二节  现代性谱系批判

无论是传统性,还是后现代、后殖民主义,基本上都与现代性相关。现代性问题同当前思想学术领域大多问题相关,值得分梳。什么是现代性?为什么人们总要急于用现代去否定传统?或用先进和落后这种价值观来判断现代和传统的关系?以这一逻辑推导,后现代是否一定代表了比现代更先进的价值观?它是否可以取代,批判,否定,削平现代?

一  现代性的四大维度与二元结构

现代性(modernity)与传统性相对,可以从四个维度来界定。

其一从辞源学上来追溯,它源于拉丁文,意指“刚才”,与时间观相关,指的是刚刚或正在发生的事。

其二,现代性与宗教有关。从中世纪到现代或近代,现代性实际上就是世俗化对于宗教神性的颠覆,现代性一直在高歌猛进,神性一步步向后退。而到了当代,后现代主义出现以后,消解了神学中心,但是当代的宗教学界欢欣鼓舞。宗教重新提出中心性诉求,其核心概念是重建后现代主义宗教,认为后现代主义以摧枯拉朽的方式将现代性颠覆,宗教神学正好可以报了五百年的仇。其实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更大的逻辑思想误区,后现代直接的矛头所向是现代性这一神学的敌人,然而反对包括神学在内的所有中心主义是后现代思想的前提,寄希望于在后现代废墟之上重新回归神学中心是行不通的,后现代性不仅会继续颠覆神学,而且会颠覆整个人文科学在内的地基。

其三,现代性与工业化和社会化紧密相关。它的核心就是经济发展冲动成为压倒一切的合法性,金钱冲动成为了现代性唯一合法的冲动,使17世纪欧洲的生活生产组织方式随后波及到了整个世界。

其四,现代性主要是社会制度和形式组织的问题,而且不仅是社会的现代性,也包括审美现代性。现代的“理性”出现以后,人们的生活有了新的景观。这时却出现了美学——感性学。这是审美现代性和制度现代性的双重思维:制度现代性使社会越来越理性,可以说一切都拉入了理性的轨道,但是审美却越来越感性。

从“现代性”概念的分层中,可以看到现代性意义的复杂性。从其与宗教的关系上看,注重相对于神性的“世俗性”,在从中世纪到现代再到当代的进程中,现代性的世俗化消解了中世纪神性 ;从其与工业化、信息化紧密相关程度看,表明现代性中时间观念和金钱冲动成为当代合法性冲动;从审美角度看,现代性不仅关系到社会制度、形式组织的问题,不仅具有社会制度现代性,而且具有一整套审美现代性观念。

在“现代性”问题上有两位思想家的思想尤其值得注意。一是哈贝马斯关于现代性合理性、合法性的观点。简言之,合法性、合理性就是理性地分配社会产品和权力,在制度层面上强调分配的公平和制度模式。而这一点正是西方社会制度吸引东方国家的重要方面。 另一个是生命哲学家西美尔的观点,认为现代形式中蕴含着文化心理构成的改变,即注重感性生命的现代性,强调人性、生命非确定性的心理构成。 如果说,哈贝马斯强调了科层制的外在的明晰性、确定性和制度性,那么西美尔就发现了审美现代性现象,就是感性世俗性和身体性。在这种制度理性和人性肉身两方面形成了现代性的两套法则,这两套法则展现出现代性的不同侧面。不少人强调其中的一点,即科层制的精确理性,这多表现在自然科学和制度构成上。而很多文艺家美学家,往往强调审美的现代性,强调自由感性的肉体。还有一些人在这两条法则面前感到模糊,弄不清现代性的内涵究竟是什么。其实它恰恰是理性与感性的二元张力结构。(王岳川)

(本文出自《发现东方》第三章  文化帝国主义批判与现代性审理 第二节  现代性谱系批判 一  现代性的四大维度与二元结构)


责编:王瑞景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