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牙买加到中国”牙买加特使丘伟基出席艺术展

2019-07-24 09:29:19来源:中国网
字号:

近日,由牙买加知名艺术家彼得 • 韦恩 • 刘易斯个展“从牙买加到中国”在红门画廊举办,这也标志该画廊首次引入外国艺术家进入北京艺术界的新方向。

牙买加驻华特使丘伟基出席艺术展并致辞。丘伟基特使表示:艺术是人类共通的语言,希望这次艺术展,成为两国文化交流的新起点,此次文化艺术的互动,不仅有利于促进两国艺术家们交流互鉴、凝聚共识,也有助于推进牙中两国人文交流,向中国观众展示牙买加的艺术魅力,促进两国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增进两国人们的友谊。

开幕式后,丘伟基特使与开幕式的来宾共同参观展览。此次艺术展观者首次看到展览时会被画中的色彩和点、线、面组成的视觉交响曲所吸引,黄、红、黑、白、蓝,色块与线条的组合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感。点、线、面在不同组合上的变化与统一、对比与和谐,是他的画面得以令人印象深刻的重要因素。所有巧妙的配合使每幅作品都拥有了独特的乐感,伴随着现场悠长又欢快的爵士乐,无限的生命律动在有限的空间演绎,如同在浩瀚无穷的宇宙相撞交织的陨星一般绚烂,宇宙大爆炸,也莫过如此。

开幕式合影(照片版权归红门画廊所有)

(从右到左为牙买加驻华特使丘伟基、艺术家彼得·韦恩·刘易斯先生)

1.德国抽象表现主义的影响

刘易斯的画与德国表现主义团体青骑士的作品有很大的相似之处,特别是瓦西里·康定斯基和(Vassily Kandinsky)弗兰茨·马克(Franz Marc)的作品,青骑士由两位于1911年在德国慕尼黑创立。康定斯基和马克的作品受到了马克斯·普朗克( Max Planck)的量子物理学、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玻尔对原子结构的解释的影响。由于康定斯基和马克的艺术是从科学中创立的,刘易斯的抽象表现主义也从形而上学的探索中显现出来,成为绘画创作。刘易斯也受到了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物理学家阿兰·古斯( Alan Guth )的影响,特别是古斯的一句话,使刘易斯更加关注人、科学和宇宙,“真假空——真假空的衰变,根据膨胀理论,这创造了宇宙的物质。”刘易斯思考着假真空的问题,通过用黑色和彩色的圆形与孔组合的绘画,他带动观众们和他一起思考,“虚无中能有什么吗?”“虚无又是用什么组成的?”尽管他们各自的教学距离只相隔了一条查尔斯河,但古斯和刘易斯之间并没有太多的重叠。然而,刘易斯告诉他的学生,艺术家必须参与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科学、哲学和技术。

弯曲的时间 #4, 2017, 布面丙烯, 170 x 170 cm

(照片版权归红门画廊和艺术家所有)

刘易斯先生曾在2018年的采访中表示,他热衷于探索绘画本身的背景因素,他的作品中融入了量子物理学等学科的元素。从这一点上,可以说,刘易斯先生和德国抽象表现主义都是基于他们对当时物理学和宇宙的新认识,通过抽象的视觉符号,表现宇宙的构成与哲理。刘易斯不仅对物理学的物理和视觉颇有兴趣,对DNA和RNA的双链分子也十分着迷。刘易斯努力通过科学提供的新的可能性来更多地了解人类的本性,“这种思维方式的终结,至少是在它们解决需要答案的问题的地方,而不仅仅是通过列举、编目、摘要、选定指列表或非批评性的表述。”通过试图理解人类意识的进化,刘易斯审视了自己的内在生活:物理科学象征性地代表了内在生活,这样,正确的知识应该与社会共享。在彼得· 韦恩· 刘易斯(Peter Wayne Lewis):巴巴卡·鲍(Babacar M'Bow)的《人类的多语录》(Multilogues for the Human)中,巴巴卡写到了刘易斯抽象表达的转变,即一幅图像如何从不透明走向开放,“这些秘密空间,尽管逃离了可见光,但却是超验的打开艺术领域的场所。”这些在生与死方面极其复杂的、富有情感的、躯体上相互交织的表达在刘易斯的绘画中得到了实现。

2.非洲雕刻艺术与中国文化的影响

除了受青骑士和物理科学的影响外,非洲艺术也影响了刘易斯的创作,尤其是对点、线和圆圈的使用。大约40万年前的非洲石器时代的雕刻表明,密集的圆点、线条和圆圈在非洲艺术和石刻中的应用已有多年。观者可以发现刘易斯先生作品中似墨葡萄藤曼般粗狂的柱线、如迷思眼睛般层层叠叠的线圈,与非洲早期的人像雕刻作品有着非常高的一致性。非规律排列的大小各异的圆点、凹陷凸起的粗犷的线条和变化不一的圆圈,塑造了非洲雕刻最基本的人形,传达了最淳朴的情感。刘易斯作品中与非洲雕刻相关的视觉表现符号,更体现了他作为非裔美国人的身份标志。除此之外,中国文化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刘易斯的创作。刘易斯对中国水墨和画家八大山人(朱达)有着深厚的敬意,八大山人的作品以简洁而著称,只用一支简单的毛笔就可以创造出圆润、简单、生动的感人画面。在寻找灵感和共鸣的过程中,刘易斯把八大山人的作品作为他的对话画面与观众的参考之一。在“弯曲的时间”系列绘画中,密集的圆点以均匀的线条相互依附,形成鲜明的对比;每幅绘画的渐变色将平面单一的线转化成立体的柱形。由于八大山人在他的中国水墨画中使用了丰富多彩的过渡和充满激情的笔触,刘易斯在他的创作中也运用了类似的表达。

3.爵士乐元素的影响

刘易斯先生曾表示,“宇宙是一首由色彩、光线与节拍所创作的交响曲”,音乐在他的成长中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绘画对他来说更像是用色彩来演奏爵士乐。在本次展览中,刘易斯先生的作品与现场即兴演奏的爵士乐交相辉映。

3.png

(开幕式现场爵士乐演奏,照片版权归红门画廊所有)

(照片版权归红门画廊所有)

爵士乐(Jazz)19世纪末20世纪初诞生于美国南部港口城市新奥尔良,根基来自布鲁斯(Blues)和拉格泰姆(Ragtime),是非洲黑人文化和欧洲白人文化的结合。在刘易斯的作品中线条犹如和弦,线圈犹如五线谱中的符号,墨点犹如喇叭、辐射状的喷点和线圈缠绕的球网,形成高低错落、动感十足的图像。其作品中黑色背景与亮色的抽象符号彼此映衬,色彩流动,富有戏剧性冲突,又和谐统一,是流动的爵士乐在二维平面上的演奏。刘易斯还表示,他对“音乐结构的不和谐,以及与空间概念及其所包含内容的绘画艺术”感兴趣。他将“虚无中有什么?”这个问题与音乐相连结,他提到伟大的爵士乐钢琴家塞隆尼斯·蒙克(Thelonious Monk),蒙克通过创造不同的时间结构来重新想象世界。而刘易斯的绘画也表现出他对音乐的热爱的节奏,这种激情是由他的父亲,爵士音乐家赫尔曼 · 刘易斯传递给他的。小时候,刘易斯耳濡欧洲古典音乐、非洲音乐、加勒比音乐、日本音乐、中国音乐等等,这些不同的节奏和音乐风格影响了他今天的艺术创作。刘易斯把听到的所有不同的音乐节奏以曲线、角度、圆点和颜色在画布上展现地淋漓尽致。

(照片版权归红门画廊所有)

4.哲学和艺术的时空观

“弯曲的时间”既是一个哲学主题,也是一个美学主题。

“艺术是以最深刻的方式来精妙地调整人类的表达,它将我们从动物和野兽的世界中升华出来,同时呈现了世界在其所有的美中扮演的抒情角色。”

“绘画创作是一个人从形式上,美学上,哲学上来解决创作之中所遇到一系列问题的过程,这一 方式和过程将产生足够有意义的东西去影响他人。我绘画创作的方式是某些急于当下迫切表达的 瞬间, 它关乎生与死, 在这个过程中,一切都有意义。”

这些引用自刘易斯本人的话描述了他与艺术和工作室实践的关系;理解他的人生目标和目标是很重要的。彼得·韦恩·刘易斯的时间线记录着他的经历、过去和未来。从牙买加开始,刘易斯的出生地,引人注目的色彩、大胆的笔触和浓密的线条讲述着文化和人民的故事、刘易斯是如何被他所爱的国家塑造的,以及这对他的生活有何影响。“弯曲的时间”系列绘画展示了刘易斯从牙买加到加利福尼亚再到中国的转变;从童年到成年,“弯曲”是生命的重量和沉淀,“时间”穿越过童年的纯真,青年的活力,中年的力量。刘易斯的生活的底蕴和根基在不同的方向上弯曲,造就了过去他所成为的人和艺术家,并且不断地探寻他将来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即将于明年迎来15周年的北京上上国际美术馆期待与有28年历史的红门画廊有更多合作,积极推动中国的现当代艺术和国际交流。(红门画廊供图)

责编:张嘉诚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