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咏春秋 华夏正音

古琴“泛川派第五代传人”林海妍

2020-03-19 12:07:49来源:海外网
生成海报
字号:

这几个月来,林海妍好事不断,这位古琴家丁承运教授的弟子先后当选乐清古琴研究会会长;获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申请到乐清“泛川派”古琴传承项目,成为“泛川派第五代传人”。

泛川琴派的产生就是长江上下游琴风交融的结果,体现了一种开放性传承的精神。泛川一名,泛指祖国的高山大川。林海妍的老师丁承运就是泛川派第四代传人。

林海妍家学渊源,在父亲的影响下,从小就对我国的传统文化很感兴趣,很小就开始学习诗文、书画,同时也见识过父亲习练武术。拜师丁承运之前,是“浙派”代表性传承人徐晓英的得意门生,可谓身兼两派所学。

她和徐晓英的交谊可追溯至1989年10月,浙江省诗词协会在雁荡召开,民革委员徐晓英带着大女儿也来到雁荡山,现场弾唱《阳关三叠》。徐老师的表演,震撼了林海妍的父亲林宏安,林先生不但是诗人,也是有名的古钱币收藏家。

林先生听了演奏之后,打电话给林海妍让她马上跟随徐老师习琴,接着又把自己当时收藏中最有价值的钱币,以800元卖掉给女儿置换了一床古琴。

徐晓英的演奏具有浙派古琴清、微、淡、远的独特风格,并以声情并茂的琴歌演唱而蜚声海内外。她先后整理、挖掘浙派代表曲目《潇湘水云》《平沙落雁》《普庵咒》《渔樵问答》等,又打谱创作了《稚朝飞》《乌夜啼》《关雎》《陋室铭》等优秀曲目。

经过多年的磨练,在操缦生涯中,林海妍在老师的指点下,通过对中国文化的深究与理解,逐渐将中国文化博大精深的精神气息贯通于琴音中,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之后,因了一个特殊的机会,林海妍又得以拜丁承运为师,开始两派并举的习琴之路。

丁承运弹奏古琴别具一格,出音沉雄苍古,如棉裹铁;运指如行云流水,举重若轻;琴风雅正蕴藉,气象高远;处理琴曲不事小巧,一派天机而时出新意。在当今举世崇尚表现、技巧的风气中,丁承运弹琴的格调更显得朴厚大雅,与众不同,浸透着一股清新的文化气息,显示着创造性继承的魅力与智慧。

在恪守传统的同时,丁承运也并非固步自封,而一直是精钻求之,不断赋予古谱以新的理解与诠释,将其推向了一个新的境界和高度,这就是他常说的以古琴凸现中国文化的精神。

在两位大师的悉心指导下,林海妍也成就了自己。她很感谢现代通讯技术发达、交通便利、文字音像资料较多,给于了她便利的学习条件,使之能够广求名师,研讨琴学。所以,现代的琴文化领域,各琴派之间,得以相互交流,相互融合,取长补短。因此,现代的很多琴家,都能吸取多派长处,形成自己独立鲜明的风格。

听过林海妍弹琴的人,都有自己的独特感受,有一篇文章里这么描述:“那天在焦桐琴馆,我们距琴的距离只有区区一两米,窗外有细雨,室内熏香正好,红茶可口。三五听众看林海妍表演,第一次发现古琴可以弹出那么多微妙的琴音,可以有这么多手指细微的手法,真是第一次体会白居易的‘轻拢慢捻抹复挑。”

琴乐是人心灵的外在体现。不同的古琴大家,对于琴文化的理解,自然也受其天资、性格、个人修养、思想境界、心理状态的影响。随着理解的不同,流露于指下,则神韵各异,形成不同的艺术风格。

弹琴的大家,既有以自然之美为琴意,也有以人性之美为琴意。大自然里有穷山恶水,有巧夺天工的瑰丽,林海妍取其瑰丽。人性有种种不堪,也有自爱爱人的尊敬,林海妍取其尊敬,弹琴便是弹尊敬。

人间诸艺,以琴棋书画为归宗——去接近琴棋书画的理法和审美。关于古琴,最高的评价是,琴为华夏正音,正气正心,人生必修之器。(罗定阳 王常权)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