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遗址“再惊天下” 现已出土重要文物500余件

2021-03-23 08:38:43来源:新华网
生成海报
字号:

3月20日,在四川省成都市举行的“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上,考古工作者在三星堆遗址新发现的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目前已出土重要文物500余件。图为3月19日,文物考古专家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查看3号“祭祀坑”的情况。 李贺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祭祀坑”内拍摄的青铜器和象牙(3月16日摄)。
  3月20日,在四川省成都市举行的“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上,考古工作者在三星堆遗址新发现的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目前已出土重要文物500余件。沈伯韩 摄

这是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祭祀坑”出土的大型青铜器局部(3月19日摄)。 李贺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祭祀坑”内拍摄的具有人类形象特征的青铜器(3月19日摄)。 李贺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祭祀坑”内拍摄的青铜器(3月19日摄)。 李贺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祭祀坑”内拍摄的青铜器和象牙(3月16日摄)。 沈伯韩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祭祀坑”内拍摄的一个具有人类形象特征的青铜器与象牙(3月19日摄)。 李贺 摄

这是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5号“祭祀坑”出土的残缺的金面具(3月17日摄)。 沈伯韩 摄

3月17日,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考古人员在3号“祭祀坑”内工作。 沈伯韩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祭祀坑”内拍摄的青铜器和象牙(3月16日摄)。 沈伯韩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祭祀坑”内拍摄的青铜器和象牙(3月16日摄)。 沈伯韩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祭祀坑”内拍摄的青铜器和象牙(3月16日摄)。 沈伯韩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祭祀坑”内拍摄的青铜器(3月16日摄)。 沈伯韩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5号“祭祀坑”内出土的象牙雕刻残片(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供图

考古人员利用特制的升降设施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4号“祭祀坑”内作业(3月19日摄)。 李贺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5号“祭祀坑”出土的黄金薄片(3月19日摄)。 李贺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祭祀坑”出土的青铜器(3月19日摄)。 李贺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祭祀坑”出土的青铜器(3月19日摄)。 李贺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祭祀坑”出土的青铜器(3月19日摄)。 李贺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祭祀坑”出土的青铜器局部(3月19日摄)。 李贺 摄

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考古人员在4号“祭祀坑”内清理象牙(3月17日摄)。 沈伯韩 摄

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考古人员在4号“祭祀坑”内清理文物(3月16日摄)。 沈伯韩 摄

这是正在发掘中的三星堆遗址6号“祭祀坑”(3月19日摄)。 李贺 摄

考古人员在三星堆遗址7号“祭祀坑”内工作(3月19日摄)。 李贺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内拍摄的4个工作舱(3月10日摄)。 沈伯韩 摄

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的保护大棚以及其内的工作舱(3月1日摄,无人机照片)。 沈伯韩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祭祀坑”内拍摄的青铜人像(3月16日摄)。 沈伯韩 摄

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考古人员在3号“祭祀坑”内工作(3月10日摄)。 沈伯韩 摄

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考古人员在3号“祭祀坑”内工作(3月10日摄)。 沈伯韩 摄

画面右侧为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6号“祭祀坑”内“木匣”所在的区域(3月1日摄)。考古人员在6号“祭祀坑”发现的这具“木匣”长约1.5米、宽约0.4米。 沈伯韩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祭祀坑”拍摄的青铜面具(3月16日摄)。 沈伯韩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祭祀坑”拍摄的青铜器上的龙形附件(3月16日摄)。 沈伯韩 摄

这是在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现场3号“祭祀坑”拍摄的青铜面具(上)和青铜器上的龙形附件(3月16日摄)。 沈伯韩 摄

责编:张靖雯

  • 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