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宫词》热播,李少红美学再造大宋风华

2021-03-26 14:56:00来源:中国网
生成海报
字号:

从1990年获得第14届法国南特三大洲电影节最佳影片金奖的犯罪电影《血色清晨》开始,李少红一直以她独特的女性视角和导演风格在影视艺术创作的道路上进行探索,从电影《红粉》、《红西服》、《生死劫》、《恋爱中的宝贝》、《妈阁是座城》到电视剧《雷雨》、《橘子红了》、《红楼梦》、《茧镇奇缘》,再到正在热播的《大宋宫词》,在影视作品的创作中,李少红一直都保持着自己鲜明的风格,以细腻而又诗意的女性视角,在服装道具、色彩光影、画面镜头、意境风韵等方面都有自己独特的美学追求与艺术主张。围绕“美”这一核心,是人物、情景、台词、音乐、故事的优雅与精致。透过细腻而又诗意的女性视角,她为大家呈现了“红极深处,瘦骨阑珊”的大唐,“烟雨朦胧,似梦似幻”的江南,“红飞翠舞,玉动珠摇”的大观园。这一次,宋韵流转,李少红将东方风韵发挥到极致,汴京城在她的镜头之中化身为一个带有呼吸感与韵律感的实体,让观众仿佛身临其境一般,去感受美,品味美。

《大宋宫词》:汴京风华里尽显雅致与简约

《大宋宫词》的出现,是李少红一次“少有人走的路”的全新探索,这部以宋代历史为创作背景的作品就是她在几乎没有前人铺垫,没有类似作品可参考的情况下,带领团队历经三年时间的打磨,创造的一部跨度近六十年的大宋风云,她展现了一千年前汴京城内的习俗文化、充满自信创新的人文风貌和宋廷恪守“敛天地之杀气,召天地之和气”的政治哲学,带领观众领略繁荣辉煌的汴京风华。

再次执导古装剧,李少红将眼光聚集在了宋代,因为在她的眼中,宋朝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朝代,艺术和审美堪称是中国古代艺术史的一个巅峰,但是目前表现宋代的影视作品太少了,“我想把它拍出来,让观众能感受到它,在尊重历史的基础上,为观众呈现一个不一样的大宋世界。”

为了讲好专属于“大宋”的故事,不论是从宫殿样式到室内柱子幔帐的颜色,还是从人物的发型到内衣外袍,甚至到男子腰带的样式、系法,李少红在拍摄过程中都尽量做到将各个细节完美呈现,最大程度吸引观众沉浸其中,与剧中的人物悲欢与共。

画面

宋代的文化特征是在向大众和老百姓的社会化转化过程中形成的,这就派生出大宋专有的美学体系:简约、雅致、高级、淳朴。这一特质体现在宋代发达的绘画艺术中,《瑞鹤图》、《听琴图》等宋代名画都成为李少红灵感的来源,让她有了将画中场景真实还原为视听画面的创意。正如在大庆殿之前的宣德门场景中,导演将瑞鹤翱翔天际的场面创造性地搬到了荧幕之中,用镜头的语言得以呈现,定会给观众带来非凡的视听感受(图)。

赵佶《瑞鹤图》

在之前发布的“韩熙载夜宴图”制作特辑中,古画如何活起来终于让观众得以一窥究竟。事实上,《韩熙载夜宴图》本为五代十国时期南唐画家顾闳中的绘画作品,现存版为宋摹本,绢本设色,描绘了官员韩熙载家设夜宴载歌行乐的场面。在原画中,夜宴由琵琶演奏、观舞、宴间休息、清吹、欢送宾客五段场景组成,线条工整精细,色彩绚丽清雅。而在拍摄秦王赵廷美(赵文瑄饰)为避夺位之嫌隐居府中,大宴宾客夜夜笙歌之时,导演李少红随即便想到了曾身处相同处境,被南唐后主李煜怀疑的韩熙载,再现《韩熙载夜宴图》的想法也应运而生,她希望将将古典文化与现代相结合,运用长镜头的调度,将名画与剧情相融合。“所以我们按《韩熙载夜宴图》给拍了一遍,为了融入到剧情里,特意从左向右这样子展开,有意识地让秦王像韩熙载一样串在这五个场景里。我们是希望像临摹一样造成一个镜头下来的效果。”为了让观众有足够的代入感,李少红首先还原了画中的摆设,选取好角度,然后用大量的运动镜头,将镜头慢慢推行摇移,精准调度人物,将每个角色囊括其中,一镜到底,充分结合了古画的长轴特点,赋予看似平面的长轴画以景深和透视感,终于拍出带有“韵律感”和“呼吸感”的镜头。当这个“立体版《韩熙载夜宴图》”拍摄特辑一经释出,在网上引起了影评人的专业称道和观众网友的广泛好评。

此外,著名的《瑞鹤图》也将在《大宋宫词》中以镜头语言得以呈现。尽管逼真展示这些经典画面需要耗费大量精力与时间,但李少红认为非常值得,“我相信会是很震撼的,一部好的作品,应该给观众留下一些经典的画面。”

布景

剧中的大庆殿便是认真考究其历史原型的基础上,在横店搭建了一个一比一的宫殿,这也是目前国内唯一的北宋皇宫实景场景,被当做一个标杆永久保留下来,也为后来的摄制组提供了可直接使用的布景。

服装

剧中的服装造型自开拍以来就备受瞩目,不论是祎衣凤冠、大朝服还是日常服饰,李少红及其团队在设计上不仅注重精致与质感,而且突破了一般戏剧化只为造型好看的造型概念,还原出非常地道的宋朝服饰原样,并用美学的概念加以润色渲染。如萧太后的服饰就以细节取胜,在衣襟的褶皱与边缘处下功夫,突出花纹与手工刺绣,做出既真实又富有美感的服装。

不仅女性服饰和朝服制作精良,就连盔甲也做到了打仗时能“飘”起来的程度,这得益于“扎甲”的技术,制作过程繁杂,以金丝或麻绳将小片的盔甲穿起,突破以往战争场面中因盔甲束缚而表演僵硬的局限,使其能够随身体律动而动,不受奔跑、挥刀舞剑的影响。

妆面

宋代女子的妆面简洁朴素,褪去唐代的繁荣奢华,更加突出自然美。其中眉式是很讲究的,这在剧中得到很好的呈现,不论皇后还是宫女,常把眉形画成宽阔的月形,然后在月眉的一端用笔晕染,由深及浅向外散开,别有风韵。惹人注目的还有宋代的“点唇”,将主要由朱砂为主要原料制作而成的“唇脂”涂于唇间,相比唐朝而言唇红的范围更小,更加自然。

造型中最让人惊艳的还是刘娥的“珍珠妆”,真实还原了珍珠三白,珠钿之美,并创新突破了观众对宋代的固有印象。

道具

“澶渊之战”是历史上有名的战役,要想真正打造出战争的惨烈及真实状况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为了拍好这场备受关注的战争戏,李少红邀请了曾在《黄飞鸿新传》饰演鬼脚七的熊欣欣作为动作指导,首先巧妙地利用了道具,各种军事装备轮番上阵,包括火药、飞弹、箭、弩等等,更是出现了神器“床弓弩”,射程之远威力之大令人赞叹,一出场就射中了辽国第一大将,以及在挖地道、绊马脚,以及凿冰河等机智战术的使用中,道具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运镜

在拍摄战争场面时剧组全程采用运动镜头,在“铁马踏冰河”场景中更是用慢镜头的手法进行特写,从远处奔驰而来的“马群”拍到近处的“马蹄”特写,

于兵戈铁马之中还原出这场波澜壮阔的澶渊之战。

番外:李少红作品中的美学承袭

《橘子红了》:江南烟雨中再现朦胧与诗意

2002年播出的《橘子红了》沿袭了导演一贯的婉约风格,使“李少红美学”更加深入人心。此剧选景于“人间天堂”苏州,古朴潮湿的江南小城,从头至尾都弥漫着南方特有的灵秀之美,剧中的演员们(周迅、黄磊、归亚蕾、寇世勋等)造型华美,上演了一场精美绝伦的“清末时装秀”。剧中的19套衣服中每一件都汇集了无数色彩,精细繁复的花纹图案、刺绣,宽袍大袖下的她们给人一种精致的美感。

剧中的女主角名为秀禾,她所穿服装被一些人称为“秀禾服”,正是由于《橘子红了》的播出,还使“秀禾服”作为中国传统婚嫁礼服走红。“秀禾服”虽是现代设计的戏服,实为清末民初女子所穿之袄裙,衣袖口比较宽大,下身裙摆也比直筒裙更飘逸,采用的是潮绣平心绣的绣法,有的也融合了盘金刺绣的绣法,上衣为立领或圆领的对襟(也称正襟),下服是根据清朝马面改造的裙子。它是当代审美的产物却更富含传统服饰的精髓,蕴含了婚礼服的珍藏文化和美好寓意。

独特的光影色彩运用将故事推向高潮,对剧中人物含而不露的激烈情感冲突起到了很好的渲染和表达作用。大太太的阴影戏比较多,在阴暗之中刻画出她遭受丈夫冷落、膝下无子的悲戚处境;而在这个家庭的大家长“老爷”出场时则利用强顶光镜头,把旧时代大男子的冷漠、霸气、颐指气使和对女人救世主般的情感赐予表现得淋漓尽致。

更为明显的是,在这虚幻的故事中,朦胧的氛围里,导演构建起一个亦真亦幻的意境,封闭、孤寂的老宅处于在一种冷冷的灰黄色调的包围中,与收获季节橘园里漫山遍野的橙黄和浓绿形成对比,配合上大量梦幻般飘逸的运动镜头运用,

将女性命运的狂热与失落刻画得淋漓尽致,也将画面的意境推向极致。

《红楼梦》:神游幻境看尽世间华丽与缥缈

新版《红楼梦》自播出以来,提及“李少红美学”便绕不开这部作品。其中“太虚幻境”是李少红版《红楼梦》中浓墨重彩的一场戏,依靠古典元素、美学想象以及现代技术的完美结合,为我们展现了一个似梦似幻而又似曾相识的神仙境界,堪称“李少红美学”的集中体现。

在“太虚幻境”中,色彩画面上借鉴了中国传统书法绘画的意境,于动静结合、虚实相生之中渲染出美感。在进入“薄命司”之后,从宝玉的视野中我们看到了一幅幅画中之境,如挥手从图中掉落的金钗,汹涌而来的滔滔江水,薄命司中飘散的雪花,借鉴中国传统诗画艺术抒情写意的手法,用水墨画的晕染和中国书法的叙述相结合,彰显了国画的意境美。

还有众仙女的翩然而至,白石长廊中云雾缭绕间走出的警幻仙姑,光晕、影调之中闪现她蹁跹袅娜的仙姿;仙女们粉色的衣裙飘然弹奏着,“红楼梦仙曲十二支”共同营造了一种韵味幽远余音袅袅的东方美学意境。

谈到《红楼梦》中的“仙女之美”,不得不提其中“额妆”对女性角色美感的增色。“额妆”借鉴了中国戏曲的手法,李少红表示:“这些造型与我们当初希望赋予新版《红楼梦》以新意,做到与曹雪芹原著亦真亦幻,在电视剧这种大众文化中创造艺术化氛围这一初衷是吻合的。”女性主演采用“额妆”,一方面增添了造型的精致感,另一方面则有意与世俗拉开了距离,这正符合了《红楼梦》“亦真亦幻”这一特质而增添了其虚拟的美感。

剧中的音乐美亦是本剧的一大特色,昆曲的运用、传统声乐的配合,增添了幻境的空灵悠远之感。前期的宁静和谐与进入“薄命司”之后的凌乱繁杂形成鲜明对照,有女子妩媚的笑声,哀戚的哭声,绝望的尖叫声和着昆曲吟唱,给人阴森神秘的感觉;在“红楼梦仙曲十二支”中古筝等乐器伴着男女的合唱,浅吟低回,在节奏的调节中展现内在的张力,将“梦”的虚幻缥缈推向极致。

此番再创作古装剧,也是李少红导演个人风格与情怀的升华,带着李少红个人风格样式的历史叙事,展现出从女性视角出发讲述历史的独特性。李少红对美学的强调同时也给电视剧该如何创作提出新的思考:影视创作不能只追求跌宕的故事情节和明星效应,影视的美是需要用心打造的。创作者要带着“美学”的想法去创造,观众才能真切体会到“美感”。(图/北京荣信达影视艺术有限公司 文/李沐宸)

责编:张靖雯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